返回列表 发帖

[小说创作] 寻找爱情的乔小乔

寻找爱情的乔小乔

                            杨广虎



    乔小乔是谁?我的大学同学,男的。毕业之后失踪二十年了,不知道怎么曲里拐弯找到我,非要请我在星巴克喝咖啡,我不喜欢那个地方,猫屎味道的咖啡有啥喝的,龙井假货多,最好还是喝一壶清茶。

   见了面,要不是他给我打招呼,我都认不出来了。这小子上大学的时候懒懒散散,拖拖拉拉,胖的像狗熊一样,现在戴个棒球帽,穿个登山衣,身材瘦直,年轻不少,有点高富帅的影子。

   我们做了一个半真半假的拥抱。如今的同学聚会,有权有钱的忙来不了,啥也没有的怕伤自尊,热情张罗的忙上几场,门庭冷落,彼此也就不常联络了。

     简单聊了几句,我听懂了,乔小乔是为爱情而烦恼。这个乔小乔,原名乔钢蛋,父亲乔大锤,是名铁匠;儿子一上大学,就觉得名字土,嘴里吟诵着苏东坡的千古绝唱《念奴桥·赤壁怀古》:“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自作主张改名了,究竟是嫌名字土进城要洋气,还是青春作伴,激情四射要找到小乔一样的美人,不得而知。

   知我是名记者,有好事者也称我为这个城市的“名妓”,乔小乔就滔滔如江河之水给我诉说不绝。虽说记者一般擅长倾听,有时候还故意诱导别人说出隐私,但毕竟不是“垃圾桶”,什么泔水地沟油都可以倾倒。喝了几杯茶,我约莫理出来了,乔小乔正在寻找爱情的路上,认识一个叫“微微”的姑娘,大概二十好几了,已经交往了大半年,陪着逛高档商场去国外旅游,花了十几万,就是没有结果,偶尔摸个手,连亲个嘴也办不到,人家总矜持地说,“肉都烂到锅里了,迟早都是你的人了,着急什么呀?!”一问人家什么时候结婚,人家总说,“我年龄还小,再说认识时间不长,还需要进一步深入了解。”逼问急了,人家会说,“现在社会,只要我们彼此相爱,婚姻还缺这一张纸吗?”

“哥,你说说,我也算是IT男,城市白领,有房有车,父母死光,为啥这些条件都够了,找不到个知心爱人?父母死前眼睛闭不了,我还是童男呀!”乔小乔一脸无辜。

“有些事情说不清。人生呀,最好是在该干什么的年龄就干什么。这社会上美女与野兽、如花娇妻嫁丑男的事情随时发生着,怨不得谁。”我知道,在上大学的时候,乔小乔就和我们年级一女生黏的一塌糊涂,不是给人家打饭就是占座位,殷勤着,我们都劝他别瞎子点灯白忙活,他倒说我们懒蛤蟆想吃天鹅肉,异想天开。人家那姑娘父亲是大老板,人长的白白净净,走在路上老是昂着头不正眼看人,最后一毕业,去美国了,听说嫁了一个老黑。初恋无限好,只是挂的早。乔小乔不信被言中,替人拎包帮人跑路最后落了个“孤家寡人”,好几年被爱情击伤疼的醒不过来。这男人该是理性动物,有时候比女人还感性,认死理呢!女人呢,“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到国外忘记故土”,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微微一笑很倾城,该不是打着谈对象的外围女或者女骗子吧?”我问小乔。

“不是不是,哥,他不是。她清纯很,从没让我买过装备下过高档会所。”小乔急了。

“看来你还上过女人当?”我反问道。

“有过。”小乔不少意思说道,“我在网络游戏里认识了一位网名叫‘婲吢蝴蝶’的姑娘。带她升级,帮他拍装备,给她买好马……但到最后我去约会,花了上万元进了黑店买了一瓶红酒,发现等我的她居然是个男人!”

“都是书把娃念成脑残了!”我说,“你就不长长记性。”

“哥。我还是忘不了初恋女友,虽然她让我近十年不敢谈联系。如果她现在叫我干什么都可以,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惜!”小乔坚定地说。

“碎碎念。你没得过恋爱恐惧症了吧?!那已成历史,花痴!”我慢慢地说,“都翻篇了。”

“哥,我还给直播网红美女送过送’法拉利、车队、邮轮’等等,花了几万元呢!”小乔兴奋地说。

“好我的兄弟呢!人家只要鲜花不要掌声,只要金币不要点赞!你花钱,只过过眼瘾,人家数钱,偷着乐呢!”我拍拍他的肩膀,接着说,“张爱玲写了这样一句话: 到女人心里的路通过阴道。你真是位坐怀不乱的好处男,人家还以为你不正常,起个不阴不阳的名字。改日见见令你魂牵梦绕的姑娘吧!”

“她确实是位大好人,她是天使,简真使我受着万种温馨,万种沉醉。”小乔仰着头,双手合一,闭着眼说。

我真想把茶水变成一桶冰块浇上去,让他清醒清醒,或者放到火上,打铁一样淬火,滋啦一声,让人从梦中醒来。

没过几天,小乔就把人领来了,非要在“流金岁月”,人均消费上千元。姑娘看起来二十多岁,一米七八刚大学毕业样子,有模特气质,亭亭玉立,皮肤白皙,脖颈修长,细腻平滑,额头有美人尖,扎个小羊辫子,看起来很青春阳光,清纯可爱!怪不的这小妖精把我兄弟给迷住了!这世界上妖怪越来越多了,唐僧越来越少了。小乔可成了“唐僧肉”。她戴着欧米茄满天星,挎着小羊皮限量版的包包,人没来香奈儿的味道先到,看着他们两个相拥而来,似乎很亲昵。一会儿喂一下小乔,一会儿拿起苹果手机拍个不断。我问她什么专业什么学校毕业的,她笑着对小乔说,这位哥有意思不会是什么侦探吧?!我又问现在干什么工作,她说是“酒店试睡员”,白睡高档宾馆不说月薪上万元。我接着问她看上小乔啥了,她怒了努嘴说:“人么!”我还要问,她有些不耐烦说,“小乔,我看了上一件衣服,再过半小时要上班!”憨厚的小乔马上结账,搂着姑娘的小蛮腰出门,我看到人家轻轻地把他的手放了下来。

“怎么样?哥!”把美女送到楼下,晚上小乔迫不及待打来电话。

“还可以吧!?”我心里嘀咕,莫非遇上了“心机女”、“伪婊子”。

“还可以?什么意思。她早把我当成男朋友了。”小乔有些不解。

“你把我的微信推给她。按照面相美人尖的女子,一般都是早有异性桃花运旺,接触男女感情较早,过早的步入情爱之河,善于伪装与表演的人,往往都是具有美人尖的。”我给他分析。

“好,我推。看看我们的恩爱照。至于面相,哥,啥社会了,你太老土了。”小乔说。

我挂断电话,不想说什么。几分钟后,我的微信美女主动加上了,我看了看空间,全是个人秀图展示,哪有我兄弟的身影。

“人家矜持,不想人这么早就知道。”我知道我兄弟意境陷入爱情沼泽地,水火不进。他以为男人不怕老,四十岁找二十很正常,他以为有房有车出手大方光有爱心就能春雨润心田得到爱情和美人。他不知道有才有貌有岁数的男人才叫大叔,他不是是一帘幽梦里的刘德凯,是暗战里的刘德华,是大明宫词的赵文瑄。只长岁数不长脑子一身肥油满脸横肉的那叫老流氓,而他呢?脑袋一根筋一厢情愿,也不揽镜自重?人家是有车不开,有单不抢。

不一会儿女孩微信就来了,“约不?今晚一个人在黄金海岸吃饭,不为其他,因为寂寞。”

“不约,炮。”我回了过去,懒得浪费时间调情。看来是个左右逢源、专吃男人的“女骗子”,时空掌握的不错。不用专门调查公司,记者有记者的办法,“狗仔队”厉害着呢!我马给娱乐记者打电话,去想办法把这个女孩弄清楚。

这期间,小乔又陪着买了几次东西,花了不少银子。

过了几天,这次是我做东,邀请了小乔、美女我和娱记。

刚坐下。“不用再演戏了,美女,酒店试睡员,床上工作者。请不要把我兄弟对你的容忍,当成你不要脸的资本。他挣钱也不容易,算是成功人士;也是五加二、白加黑用血汗换的,真的不想谈就算了,还给我兄弟钱就是了。”我直接开炮。

“说什么呀说什么呀。我不明白。”美女装疯卖傻的本领不同一般。

“仔细看!”娱记扔下一大摞照片。上面尽是这位美女和不同男人卖笑的留影,还有一些是在高档别墅里,透过窗子拍的,肉花花一片,裸男裸女。

“你们竟敢跟踪我、偷拍我。我要报警!”美女咋咋呼呼。

“请把。”我递给他手机,“你不报我还报警呢!”

她迟迟不接。

“我们自由谈恋爱你们管得着吗?”美女有些急。

“我当然管不着。但他是我兄弟。虽然爱情的投入和产出从来不成比例,一厢情愿的牺牲到头来感动的往往是自己!我只希望他不要太浪费,包括金钱,还有感情。”我慢声道。

“你们看着办。能把我怎样?非礼,强暴?”美女一副无赖样子。

“不能怎样,我们也没有办法。只能把这些照片发到网上,让大家认识一下你,或许你不花广告也能一夜红遍地球!”娱记也慢条斯理说完,接着狠狠来一句:“屄嘴里积点德!”

“大哥,行行好,我这年轻还图个好名声。你们大人不记小人过,你看看小乔,身体那么棒,少找两毛钱都会追出二里地去?我就是个不入流的演员,网上还贷着款呢!小乔大哥给我买的东西我全退给他!另外,我陪他一个月,每天24小时,全套服务,如何?”美女马上变成求救声,显得楚楚动人。

“滚!!!钱我不要了!你也不要陪我,恶心!我阳痿!”小乔憋了一阵,怒吼一声。

吓的美女容颜失色。还“微微一笑很倾城呢?!”

“走吧,希望我们不要再见到你!”我摆摆手。

“谢大哥,谢大哥!”美女捂着脸跑了。

“这才显得男人!有骨气!”我赞叹道。

小乔大声哭泣,像一位失去母亲的婴儿,无依无靠。

   “我只想找个女孩,好好过日子呀!也并不是非要女孩要像黛玉一样有才气,像宝钗一样懂事,像可卿一样漂亮,像湘云一样豪爽,像李纨一样忠贞,像探春一样能干,像凤姐一样精明,还要像元春一样有福气……”

    “还苍天呀大地呢!别再诉冤了,不像个男人!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群太监上青楼……”我们好言相劝。







“城市水太深,还是回农村。”小乔叹气说。

“农村地已经荒,可怜没人种。”我幽幽地回答,“小乔,还是改回钢蛋这个名字吧!起码有点阳刚。如今爱情比垃圾还不值钱,谈爱情让人觉得你是神经病,小乔初嫁,被锁铜雀台,还是好好找个过日子的女人吧!?好男人好女人都有,但不易碰到; 爱情,到底等来的,还是寻来的?只有自己心里知道。”



             2016年10月7日夜匆于古长安安业坊





来自杨广虎个人博客:blog.sina.com.cn/yangguanghu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