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安安和倩倩的生活片段 (原创)

倩倩和安安的生活片段(原创)
                             杨广虎
安安有点后悔自己的年轻冲动。在“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个性好烟煽动下,在那朋友“猪猪”一句甜言蜜语的蛊惑下“不用怕,我养你一辈子!”,辞去了安稳的工作。跟着男朋友四处穷游,“猪猪”邂逅红颜溜之大吉,最后落得只剩下她老人家孤家寡人。
“男人靠得住,母猪能上树!”安安只求生活稳定,安安静静做一个好女子,可是生活所迫,还得强打精神,努力到感动自己。终究要亲自受伤,才会学着聪明能干。经朋友介绍,做起了保险,一颗对男人的仇视心越来越强, 她拒绝结交男朋友,时不时冒出一句:“宁可相信世上有鬼,不可以相信男人的嘴。”
如今做保险这行业,跟传销差不多,先要从自己亲人朋友下手。一向孤傲的安安,先从自己和父母开刀,用完多年的积蓄,买了“意外险”,乱七八糟,一年光交保险就得四五万,需要至少二十年,否则钱就打水漂了。没有人脉,物价在飞,只有压缩开支,想当年也是白领一枚,现在弄得灰不邋遢,看来只能自己想法解决。唉,只想优雅转身,不料华丽撞墙。
倩倩是在找房的时候遇到安安的。如今中国一谈“房事”,老百姓怨声载道,房价虚高,上班族全家几辈子也买不起,还有上学、看病,让人总感到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惶惶然不可终日。安安一直被父母富养,就是租房,也没有低于三室一厅中档小区,收入不佳,不找男友,房子空着还是空着,就打起了合租的主意,但生命必须是“女性”,“男性拒谈”,费用AA制,各人一半。
倩倩觉得安安不错,面相和善,彬彬有礼;安安觉得倩倩聪明伶俐,貌美懂事。两个人一见如故,简单吃了一顿凉皮加冰峰再加撸串,安安坚持AA制,倩倩坚持一个人掏了。倩倩来自农村,技校毕业,但是身材极佳,长腿细腰,胸部丰满,人鱼线、马甲线显现,一双迷人的眼睛能电灭世界上所有的男人,人太美,不敢看。可惜这样一副魔鬼身材,时运不济,无人问津,走了几年猫步,也没成什么红模特,没被潜规则,更没被什么富翁大款收养,一直过着“贫下中农”的生活。痛定思痛,宁在城市睡马路也不回农村住大炕的倩倩铁定城市属于她,她属于城市人,要改变路线,开微商,走网红路线。
虽然倩倩的美让安安有些嫉妒羡慕恨,但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平胸窄臀的安安和大胸宽臀的倩倩各有各的美,平分秋色。安安每月有任务,踌躇再三,还是向倩倩开了口。她准备详细地好好解释,买保险就是买平安,买保险就是买未来,倩倩就打断了她说:“姐,你只说,需要我买多钱的?!”一脸的真诚阳光,没有虚荣假象。她都不忍心去推荐。保险本无罪,但要根据国情和自己的实际能力去购买。“那就买个医疗保险吧,所有病都报销,还可以理财!”安安低声说道。“好好,听你的,姐,拿票给你钱!”倩倩就是这样爽快,虽然她每天泡的是方便面。
安安每天过着无穷无了的磨牙日子,和她追求的自由、平静生活大相径庭,但也没有办法。为了男朋友,她失去了一切;过去的一切都离她远了,男朋友像空气一样从人间蒸发,她无时无刻不在强制自己忘掉过去,往事却一波一波涌向心头。每天从早到晚,她要在银行的营业室苦口婆心劝那些跳完广场舞存款的大爷大妈买保险理财,有本金保证高额利息还能分红,至于到底有多少,有时候她自己也搞不清,照着说明书计算的数字巧言令色,世事多变,保险就和自己的未来一样让她感到无限的渺茫,又无能为力。只有晚上,她才觉得稍微有点安稳,躲避在自己的房间里,看看书,然后累的睡去,谁也不会想到,包括父母,一座繁花如梦的城池里一间小房,住在一个叫安安的姑娘。
倩倩就不同了,白天晚上都在忙,似乎有用不完的青春活力。微商时代来临,面膜、化妆品、衣服、包包、鞋子、内衣,啥都卖,成天大包小包,运来运去,不知疲倦,有时候半夜上厕所,还能看到倩倩房间里透过的灯光。更让安安感到可笑的是,倩倩竟然和送快递的黑瘦小伙搭起了伙,谈恋爱了。早上起来,从倩倩房间出来的小伙有点腼腆的低着头,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过夜就过夜呗,有啥装的?!安安想告诉倩倩,“两个女人合租不能带男朋友过夜”,“你家里人知道吗?”但想想,自己手头也不宽裕,这也属于个人隐私,算了,且行且珍惜吧!?如今社会“低头看勇气,抬头看实力”,做生意也是资源共享、优势互补的时代,微商和快递合作,也算产业链丰富延伸了。

“姐,我们最近化妆品搞特价,原价一套2888元,现价998元,给你那一套吧!现在没钱,以后给我就行!”安安晚上回到房里,倩倩劈头盖脸而来。安安没有吭气,从小她自立,不愿意欠钱,更不愿欠人情。客户说保险有陷阱,难道微商就没有了。“姐,用了我这个化妆品,护肤美颜,肌肤水润,吹弹可破。我给你留下了。”倩倩说着,就给她塞了一套,安安没法说,一夜没睡好,第二天就把钱给了。倩倩说:姐,急啥?不急。”还是把钱拿了,看着她,又说了句:“用了效果如何?”安安指了指自己憔悴的脸。“奥,效果还没出来,需要坚持三个疗程。”倩倩说。
“还八个疗程呢!”安安心里骂道。
等了几天,倩倩找到了安安,她正在上班。“姐,你看这个能不能报不?你给我什么病都保险着。”安安一看,原来是一家民营医院的无痛人流,花了三千多元,倩倩的。“这个我问一下公司。”安安知道,这个报不了,民营医院的,保险公司不认。
倩倩一直没有问。安安不知道怎样面对,尽量晚回去一点。微商做的人很多,鱼目混杂,假冒伪劣,质量难以保证,倩倩的生意爷不好做了,快递员也很少看到了。但是倩倩整天关闭着门躲在房间不知道干什么。
父母没有催婚,给安安打来电话,外面不好干,就回家吧。父母老了,安安有点想回了;保险这生意,自己干不了。她需要休整一段再说。
这几天,她准备和倩倩谈谈,把房退了,不租了,自己家里有房住,何苦流落?都说,城里人会玩,乡下人能干。自己差点没把自己弄丢。“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偏偏要靠才华。”该收心时就要收心。
七夕节,派出所警察却找上门了,“吓死本宝宝了!”安安想轻松一把,没有轻松起来。原来倩倩成了网红女神,每天在现场直播,一脱成名,靠制服诱惑、娇喘呻吟挣得“深夜福利”。
“现在的男人们呀,白天是非诚勿扰,晚上让子弹飞,结果就有了很多肇事孤儿。”安安喃喃道。
“姐,我不想这样,可是我男朋友的父亲得了重病,需要钱!我已经用了洪荒之力。”倩倩说,“你不要把我想的多么坏!”
“这是保险给你理赔的钱。”安安用自己的钱,垫上了这笔无痛人流费。
“算了。”倩倩说。
两个人,推来推去。最后倩倩说,“权当是下半年的房款吧!”
“都不准备租了。”安安心里道。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都不要装逼了!”一个年轻的警察推搡着说。
“逼格不够。”安安不知道说谁。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逼小。
当我们老了,安然地度过了一生,死后安葬在高高的山岗,野花覆盖在木刻的墓碑,上面镌刻的六个大字清晰可辨:
“活过,爱过,装过。”
自己写的。安安突然想到了这样的幻景,诡异而接近现实。

               2016年8月9日七夕节夜于秦岭终南山

来自杨广虎个人博客:blog.sina.com.cn/yangguanghu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