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雕刻时光”师大路

“雕刻时光”师大路

                 杨广虎




师大路上现在有一座“雕刻时光”的咖啡馆,我去过两次。

第一次,是和诗人苏非舒“约会”,他被大家称为:“最具争议的先锋冒险诗人”。其实,他人很好,很平静,很有思想。和妻子花子、孩子一起从北京来到西安,在终南山的西翠花,开启“新上山下乡运动”,搞起了“终南山物学院”,远离城市,基本隐居,过着质朴简单的生活,实现着自己构建的伟大理想。

另一位,是一位广西的女编辑,来西安,我请他在“雕刻时光”喝过茶。

师大路已经今非昔比了。这个老陕西师大的西门,大概也就1公里长吧,老西安外院也在此路开有一门。现在这两所学校已经搬到“长安大学城”了。老校区学生不多,两边基本不是银行就是餐馆,还有一些时尚的购物店,大药房以及美容院,三三两两出来的学生行走在师大路上,昏暗的灯光下,影子摇动,有些凉意。

大约1994年吧,我在西安上学,经常去西安外院找同学玩,师大路是必经之路。那时的师大路熙熙攘攘、人来人往,很是热闹。师大路两旁大多是各种大小不一的书店,浸润在文学历史天人地理各种各样的书香中,陶醉于师大路上质朴的少男少女单纯的阳光眼神里,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

我经常骑上自己的二八破自行车在这里买书,青春冲年少,有时候远远地看着美女情侣,养养自己的眼。

师大路热闹,基本是在黄昏。万家灯火,谈情说爱的最好时光就在此时了。尽管钟楼、小寨也可以看美女,但是没有这里的单纯和书气,以及有股弥漫着的天真与纯净的味道。

进入外院和师大校园,就黑漆漆的,异常安静。一路之隔,两种世界;象牙塔和烟火红尘分的很清楚。老板们停在校门口的名车异常扎眼,愤青的同学们总想偷偷踢几脚。

今天,我在师大路等一个人,进去想买几本书。但是,师大路已经悄然变色了,几乎没有书店,即使有的,也是大卖四六考级的,特价、一样。索然无味。

秋天的师大路树叶已经飘落,踩在落叶上,往事堆积,而不知所言。海内外不知道多少大学都有“爱情路”、“情人林”,我最喜欢南开大学和西农的了,法桐高大,秋叶金黄,浓荫密布,清爽诗意。师大路,这条爱情、友情生长的路,现在没有了情调。特别是,我每次从长安路上路过,下午有时候无意看到家长在师大路上接上幼儿园的孩子,道路堵塞,喇叭鸣笛,教育产业化,片面追求名校化,大肆扩招、学术造假等等涌上心头,心像掏空一样,倍感无助、无奈、无言。

十几年前,慢慢行走在师大路,遍闻书香;行走、阅读、感悟,在悠悠岁月里“雕刻时光”。

现在,师大路上这座“雕刻时光”的咖啡馆,有着古旧的书架,散放着一些线装书籍,可以看到一些文化的符号;虽然可以品茶,有时候还可以品尝意大利简餐和哈根达斯,抽烟喝酒,上网聊天,自信姿势优雅,体验异域情调,期盼一场轰轰烈烈的艳遇或者静水深流的默契;但是已经是我们在躲避红尘,在刻意营造的时空中,苛求的一种自我迷离的生活状态罢了。

时光无需雕刻。它每天来临,自然又离开。它需要我们真实的去自然度过。



                        2011年10月13日夜于长安

来自杨广虎个人博客:blog.sina.com.cn/yangguanghu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