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剧本] 《赵氏孤儿.挂画》(全折)(刘易平演出本)

           《赵氏孤儿.挂画》(全折)(刘易平演出本)
­
          
      (程婴步履艰难地上,挂起画,对画而拜。)
 
程婴:(唱)忠义人一个个画成图象,一笔画一滴泪好不心伤。 
 
            幸喜得今夜晚风清月朗,可怜把众烈士一命皆亡。
 
      (孤儿上)
 
孤儿:(唱)老爹爹今日里精神不爽,又长吁又短叹两泪汪汪。
 
            此事儿倒叫我难猜难想,后花园设香案所为哪桩。
 
      爹爹,为何设下香案啊?
 
程婴:思念祖先因而祭奠。
 
孤儿:哦,哦,爹爹,这是一张什么画?
 
程婴:故事画。
 
孤儿:故事画?
 
程婴:儿啊,画内是什么故事啊?
 
孤儿:好象穿黑袍的与穿白袍的两家不合,穿黑袍害死穿白袍的,
      
      穿黑袍的见人就杀,男的女的老的小的,谁也不饶。
 
程婴:恩,看的不错。
 
孤儿:爹爹,就该将故事情由对孩儿讲说一遍啊?
 
程婴:儿啊!那穿黑袍的引诱皇上,每日贪酒作乐,苦害良民百姓,
     
      那穿白袍的骂他是害国的奸贼,因而就打闹起来了!
 
孤儿:噢!爹爹,这穿白袍的是一个好人啊!
 
程婴:哎,大大的好人啊!
 
孤儿:爹爹,再往下讲来。
 
程婴:那穿黑袍的在金銮殿以上搬弄是非,喊出武士,放出恶犬,
 
      那穿白袍的为国为民,他......
 
     (叫板)他被那奸贼杀死了!
 
       (唱)那奸贼喊出了众武将,又放恶犬把人伤。
      
             可怜把忠良一命丧,为国为民无下场。
 
孤儿:好恼!
 
      (唱)听罢言来怒满腔,奸贼做事太猖狂。
                   
            若要犯在我的手,管叫儿有命难久长。
        
      爹爹,这穿黑袍的真乃可恨。
 
程婴:儿啊,那穿黑袍的杀了穿白袍的满门家眷三百余口。
 
孤儿:啊,爹爹,这难道连一个人也没有留下吗?
 
程婴:那穿绿袍的是穿白袍的儿子,他的妻子乃是皇上的女儿,身怀有孕,
 
      躲在宫内去了!
 
孤儿:哦,但不知生男生女?
 
程婴:生下一个孤儿。
 
孤儿:名叫什么?
 
程婴:名叫赵武。
 
孤儿:赵武,这就好了,这就好了!
 
程婴:哼!说什么好了,那穿黑袍的一心斩草除根,带领兵将,闯入宫去搜杀孤儿去了!
 
孤儿:啊!爹爹,孤儿死了无有?孤儿死了无有?
 
程婴:啊,无有。
 
孤儿:怎么?他们没有搜出孤儿?
 
程婴:那穿蓝袍早就把孤儿抱出宫去了!
 
孤儿:爹爹,那穿蓝袍的又是一个好人。
 
程婴:奸贼将公主的侍女抓来审问,要他说出孤儿的下落,那侍女一字不说,
 
      破口大骂,也被那那奸贼一剑......
 
     (叫板)也被那那奸贼一剑刺死了:
            
       (唱)那侍女本是女中贤,五刑拷打不招言。
                 
             骂的老贼红了脸,一剑杀她丧黄泉。
 
孤儿:哦,都是好人,总算把孤儿救下了!
 
程婴:儿啊!那穿黑袍贴出榜文,限期三日,三日之内有人说出孤儿的下落,
 
      还则罢了,如若不然要将全国儿童一律斩尽杀决。
 
孤儿:啊!照这样说起,孤儿还是不得活啊!
 
程婴:那穿蓝袍的同那穿黄袍的商议,那穿蓝袍的舍出亲生之子,
 
      那穿黄袍的舍出老命一条,那穿蓝袍的将自己的儿子交与穿黄袍的,
 
      然后跑到穿黑袍的那里将穿黄袍的告下,那穿黑袍的跑到穿黄袍的
 
      那里搜出一个婴儿,一刀... ...
 
孤儿;爹爹!爹爹!
 
程婴:一刀两断。那穿黄袍的气愤不过,拼命撕打,可怜哪可怜,
 
      可怜那一位忠义的老年人,
        
     (叫板)也被那奸贼害死了!
         
       (唱)提起了这件事心肝疼烂,忍不住伤心泪洒在胸前。
                  
             可怜把年迈人刀下命断,为孤儿好多人不在人间。
 
孤儿: (唱)这些人尘世上真乃希罕,为忠良舍姓名离开人间。
                   
             一个个称得起英雄好汉,留下了穿白的后代儿男。
       
      爹爹,后来怎么样了?
 
程婴:后来那穿黑袍的以为孤儿已死大放宽心,将那穿蓝袍的和那孤儿
 
      留在他家。如今孤儿这么样高大,文武双全了!
 
孤儿:哦,文武双全了?
 
程婴:恩,文武双全了。
 
孤儿:爹爹,他?
 
程婴:儿啊,你问的哪个?
 
孤儿:赵家孤儿!难道他不予他家报仇?
 
程婴:哼!如今他在那穿黑袍的府中长大,跟着穿黑袍的领兵带将,
 
      他、他、他不肯报仇了!
 
孤儿:好恼!
        
     (唱)骂一声小孤儿忘了根本,气得俺浑身颤咬碎牙根。
                  
           这样人留在世要他何用,有一日犯我手决不留情。
         
      爹爹,那穿黑袍的同那孤儿现在哪里?
 
程婴:儿啊,你问他做甚?
 
孤儿:儿要将他碎尸万段。
 
程婴:儿啊,你有此胆量?
 
孤儿:儿有此胆量。
 
程婴:有此胆量着好,儿啊,说是你来看!
 
      那穿白袍的就是赵相国赵盾,那穿绿袍的就是赵驸马赵朔,穿黄袍的就是公孙杵臼,
 
      穿蓝袍的,就是我老汉程婴。
 
孤儿:哦?
 
程婴:那穿黑袍的就是奸贼屠岸贾!
 
孤儿:啊!
 
程婴:你、你、你就是赵家孤儿。
 
孤儿:啊!(晕厥)
 
程婴:孤儿醒得,儿啊醒得!
 
孤儿:(唱)一霎时只觉得天旋地转,浑身无力头难抬。
            
            我强打精神将身站,原是恩人在面前。
             
            你为忠良受苦难,大恩大德重如山。
               
            多少烈士把命断,俺赵武枉活十五年。
        
            哭了声爷爷爹爹难相见,(喝场)那是爷爷,爹爹,众位恩人啊!
 
程婴:(同喝场)赵相国!赵驸马!
 
孤儿:(接唱)拜罢了众烈士擦泪不干。
          
              问爹爹我的娘他在也不在?
 
程婴:(接唱)她如今在阴陵孤苦身单。
 
孤儿:(接唱)今夜晚我要把娘见,
 
程婴:(接唱)杀仇人除大祸母子团圆。
 
孤儿:(接唱)怒冲冲拔出了青锋宝剑,杀死了老奸贼大报仇怨。
 
                                      (完)
 



“ 黄河是祖国的母亲,秦腔是我的父亲”—一位戏迷如是说。





由于根据录音整理,结尾有些道白有些不全,遗憾!想以员宗汉演出版本续写,又怕影响原作,所以保持现状,请大家见谅!



“ 黄河是祖国的母亲,秦腔是我的父亲”—一位戏迷如是说。





TOP

听录音整理真是不易呀,非常辛苦。强烈支持陇上一痴版主,传上来了名家名戏唱词,收藏了。建议西坡居士和司马坡下人版主给于重奖鼓励。
不争,元气不伤。
不畏,慧目闪光。
不怒,百神和畅。
不忧,心底清凉。
不求,不卑不亢。
不执,可圆可方。
不贪,富贵安康。
不苟,自定主张。

TOP

    这个全本的本子我又纸质本,和刘易平演出本也不完全一样。版主传的刘易平的这个演出本完整——张振秦先生也曾谈到,这里面这个小生不够好!我也常听这段!
生于陇东黄土塬,自号野人非等闲。
只缘出于土窑洞,农苦未尝敢忘焉!

TOP

终于整理完了啊,听音整理是很费劲的,支持!

去吧!去吧!去看戏吧!
如果有可能的话:
不在剧场里生,
就在剧场里死!

TOP

         不错,你太辛苦了,用录音写剧本真不容易呀。好。支持
希望大家支持我哦!


有缘千里来相会

TOP

[fly]狼的哲学:卧薪尝胆,众狼一心,自知之明,顺水行舟,同进同退,表里如一,知己知彼,狼亦钟情,授狼以渔,自由可贵[/fly]

TOP

返回列表